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小刚沉思录

不求随人愿,但求无愧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浪微博:CBN杨小刚。资深活跃财经媒体人、社会静默观察家。曾出版《姊妹革命: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启示录》等书,毕业于山东大学和上海大学,现就职于《第一财经日报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徐冠林求解“钱学森之问”  

2009-11-18 07:12:32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自上而下的听话”文化也有个好处,那就是如果遇到一位开明的上司和领导,那么就可能带领下面人员走向创新,做出成绩,

但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。这反映在教育和培养科技人才上,弊端就非常大。因为下面的人总是在猜想老板的想法,却不去尝试自己好的创新能力。

 

“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

这是刚刚已逝智者、我国“导弹之父”钱学森多次给总理温家宝提出的一个问题。在温总理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,钱学森所说的杰出人才,不是一般人才,而是像他那样有重大成就的人才。如果拿这个标准来衡量,我们这些年甚至建国以来培养的人才,确实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,还不能说在世界上占到应有的地位。

这个问题,被学界称为“钱学森之问”,目前又被安徽高校11位教授,以公开信的形式,向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及全国教育界提出。直面“钱学森之问”,已成为教育界和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。

上个周末,笔者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上海校友会2009年年会上,偶遇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徐冠林,与他面谈良久,并就此问题向他请教。

 南洋理工大学被英国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》列为全球顶尖大学百强,徐校长提倡的“杨振宁精英计划”和“通识教育”,被认为是创新教育的典范。对于“钱学森之问”,徐校长给出了自己的见解。

他认为,中国在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上存在的问题,在很多亚洲国家都存在,那就是一种“自上而下的听话”文化,日本、韩国和新加坡都有这样的成分。这种文化氛围要求你听上面的话,听老板的话,听年长者、老资历者的话。只要听话,即使没什么创新能力,也没什么大问题。在这种文化氛围束缚下,人的创新能力被局限了。

徐校长同时认为,这种文化也有个好处,那就是如果遇到一位开明的上司和领导,那么就可能带领下面人员走向创新,做出成绩,但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。这反映在教育和培养科技人才上,弊端就非常大。因为下面的人总是在猜想老板的想法,却不去尝试自己好的创新能力。

如何解决这一困境呢?徐校长认为,可以在机制设置上淡化这种“听话文化”的笼罩。比如,在学校和科研中,应该多发挥年轻人的功能,让年轻学者的观点更多地表达出来,让年轻人站在科研的前沿。那些老资历的教授,可以利用其资源优势,为年轻人提供更广阔的空间,而不是去约束他们的创新。

徐校长还举例说,在美国,其实很多创新技术和详细的想法,都是一些助理和年轻人做出来的。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,其突破和理论贡献,也是在年轻时就提出来了。比如“光纤之父”高锟,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,在他不到40岁的时候,就提出用玻璃纤维作为光波导用于通讯的理论。日前给他颁发的诺奖,迟来了整整40多年。

当然,徐校长只是给我们提出了问题的一方面,类似的困境还很多。如何求解“钱学森之问”,值得每一个人去思考。温总理在上述文章中指出:“每每想到这些,我又感到很内疚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形势很好的时候,还要制定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的原因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0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