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小刚沉思录

不求随人愿,但求无愧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浪微博:CBN杨小刚。资深活跃财经媒体人、社会静默观察家。曾出版《姊妹革命: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启示录》等书,毕业于山东大学和上海大学,现就职于《第一财经日报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国生育率到底是多少  

2010-07-28 13:49:38|  分类: 财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由于受“少生优生幸福一生”的新型生育文化的浸染和影响,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开始倾向于选择少生甚至不生,一些地方“双独”年轻夫妇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不到1。如果这是一个普遍现象,那么即便放宽生育政策,恐怕也已没有多大意义

 

准确、真实的数据,是科学决策的前提,这道理谁都明白,但如何获取真实的数据,如何判断数据的准确,却让人颇费周折。

其中就有一个很重要的数据,纠结了我们10多年,到目前还没有令人信服的定论。这个数据不仅决定着国家人口政策,而且关系到国家战略发展和未来规划,也是其他政策制定和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数据。这个数据就是总和生育率(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,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,下称“生育率”)。

随着全国和各地“十二五”规划筹备工作的全面展开,以及将于11月1日开始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,生育率多少之争以及如何获取准确的数据,再次摆在我们面前。因为人口有一个规律,需要前瞻性考虑,当问题出现时再来解决可能就已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。而生育率数据可以让我们大概预测未来人口发展状况,所以每次人口普查,围绕这一数据的准确性,都会引发不少争论。

2000年的第五次人口普查,在学界及民间引发了一次广泛争论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全国普查,当年生育率数据是1.22.这个数据不仅低于当年发达国家的1.39,而且低于学界称之为不可忍受的超低生育率1.3.

数据一出,不仅中外学者和有关机构震惊,还立刻引发了真实性的讨论。大多数人认为,这一数据肯定存在漏报。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教授认为,按照中国现行的生育政策,即使全国老百姓没有一例计划外生育,中国的总和生育率,即政策生育率也应该为1.46,在广大农村仍存在大量计划外生育的现实下,怎么可能低于1.46呢?

后来,官方公布经过修正的数据是1.8左右。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田雪原院士当时的解释是:这次全国普查漏报率是1.81%.漏报在什么地方呢?1990年~2000年,也就是2000年普查的时候零到九岁人口漏报,于是做了一些人口学当中回归分析和模型换算,应用一些数学方法,然后进行了调整,得出来2000年全国城镇生育率是1.35,农村是2.06,全国是1.73,国家公布是1.8左右。

但这一修正又引发不少学者的质疑。上海社科院常务副院长左学金认为,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据对漏报部分已经做了调整,由于担心瞒报漏报,人口数据报到省统计局调整一次,报到国家统计局又调整一次,所以最后可能调过头了。当然,这种调整,有可能调高,也有可能调低。

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者、《大国空巢》一书作者易富贤则认为,将2000年全国城镇生育率修正成1.35,农村修正成2.06.扣除15%的不生育人口,意味着农村平均生育 2.4个孩子,城市平均生育1.6个孩子。也就是说,城市中60%的家庭生育2胎,农村中则至少有40%的家庭生育3胎。这不太符合我们日常观察到的事实。

而且,将1.22的生育率“修正”成1.8,出生人数差距达48%,出生孩子有1/3漏报。这么大的漏报,这普查是不是有点离谱呢?

为了更准确地获取生育率数据,翟振武以历年全国小学在校人数为基础进行估算,得出的结果是1.7.他认为,这是独立于“人口系统” 以外、很少受到人为瞒报因素影响的教育数据。但他同时承认,作为一种间接估计,其准确度有一定风险。

易富贤在跟笔者交谈时则认为,以此为基础进行估算,会存在很大误差,因为这可能低估了小学毛入学率。由于有留级、换学校等现象,毛入学率往往大于100%(发达国家在103~110之间)。依照《中国教育事业统计年鉴》或《中国教育统计年鉴》资料,我国小学毛入学率在104%~110%;但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,我国小学毛入学率在 120%左右。如果依照小学在校人数来推测出生人口的话,可能导致15%~20%的虚高。

今年3月,在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“人口老龄化、生育政策与农民工市民化”研讨会上,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认为,近年来,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大概在1.4左右。他的这个数据一是来自于统计局的抽样调查,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佐证,即甘肃酒泉、山西翼城、湖北恩施、河北承德、广东等已实行“二孩政策”的地区的调研。

顾宝昌认为,这些地方因为实行了“二孩政策”,瞒报情况比较少,而且试点已有20多年了,覆盖人口840多万,这么长时间,这么大范围的人群,可以比较真实反映生育率问题。经过统计,这些地方的生育率大概在1.4~1.5之间。

笔者曾就这些争论请教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穆光宗教授。他认为,生育率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是很正常的现象,因为考察的时期、地域和人群不同,总和生育率的估计必定存在差异。但这不会影响我们对大趋势和问题实质的判断。因为不管是1.22,还是1.8,一个大趋势是,我国总和生育率已降低到2.1的更替水平以下,而且已经持续近20年时间处于一个低生育水平状态。

比较极端的一个例子是上海,户籍人口的生育率仅为0.7~0.9,已经连续17年负增长。由此导致的一个后果是,上海老龄化日益严重,养老基金开始出现连年亏空,据上海市政府门户网站发布的信息,2009年度达近百亿元。

穆光宗教授还认为,比实际生育率更为重要的是“意愿生育率”。由于受“少生优生幸福一生”的新型生育文化的浸染和影响,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开始倾向于选择少生甚至不生,根据对一些地方“双独”年轻夫妇生育意愿的调查,其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不到1.换言之,如果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,那么即便放宽生育政策,恐怕也已没有多大意义。

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又要开始了。在流动人口和城市化日益加剧的今天,怎样提高数据的准确性、确保真实性,既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,也给统计部门带来了一系列挑战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40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